? ?? ???在X 月X 日,一颗陨石坠落于X 市的公园, 所幸当时是夜晚陨石并没有造成人员的伤亡, 而在相关人员来到现场对陨石进行探测后得出了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空心陨石的结论后便离去, 这件事也就这样在人们的记忆中很快忘却掉。 而对于X 市的一户普通人家来说,原本平淡无常的一天, 却因为这颗陨石发生了翻天覆地甚至可以说是灾难性的变化。 「哼哼哼~」在浴室中,一个十六七岁, 留着一头紫色长发剪着齐刘海,看起来眉清目秀的少女只穿着一条内裤, 站在洗漱台前一边哼着歌一边通过镜子打量着自己初具规模的胸部 显然很满意自己的身材。 「咦……」正当长发少女准备离开洗漱台去洗澡的时候, 突然发现洗漱台边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爬上来「是虫子吗。 」正当她以为只是从外面飞进来的爬虫,准备拿水冲走的时候, 洗漱台边的东西爬上了洗漱台并露出了自己的全貌——这是一只外形如同蝎子的红色生物 长度却达到了惊人的两尺而且与蝎子不同的是, 它的全身上下没有一点甲壳的影子两条巨大的前肢和数条细短的腿部就像软绵绵的触须一般。 「啊啊啊啊啊————」长发少女完全没有想到出现在眼前的会是这样的生物, 恐惧使得她在第一时间尖叫了起来而未知生物仿佛意料到了长发少女的反应一般, 将自己如同蝎尾一样的部分抬起从末端射出一注墨绿色的液体, 不偏不倚地射入长发少女的口中。 (说、说不出话来了……身体也动不了了……)嘴中被射入墨绿色液体的长发少女感觉到自己的口腔内传来了怪异的味道, 她下意识的反应就是将这不明液体吐出去但没想到自己仿佛被麻痹了一般一动也不能动, (难道是这个液体……)未知生物仿佛知道猎物已无处可逃一般 慢悠悠地向长发少女的位置爬去长发少女眼睁睁地看着未知生物向自己爬过来却无能为力, 一时间急得眼泪都出来了(不要过来……不要……)没一会儿, 未知生物就来到了长发少女旁边只见未知生物的两条粗大的前肢就如绳子一样, 挂住了长发少女的手臂将未知生物的身体一点一点地往上拖 在长发少女白皙美丽的胴体上留下如同蜗牛移动时的粘稠水痕。 (好恶心……不要过来……)感受到身体传来的异样感, 长发少女的恐惧变得愈发强烈起来身体开始下意识地微微发抖, 很快的未知生物就爬到了长发少女的胸口处, 数只细短的腿攀在长发少女引以为豪的双乳上 看着近在咫尺的未知生物长发少女感觉到阵阵的反胃和恶心, (它想……干什么……)未知生物下一步的行为马上说明了它的意图 它的前端伸出了两根长长的细管直挺挺地刺入长发少女两边的耳朵, 长发少女的身体勐地一震耳朵被异物入侵并没有让她感觉到不适, 反而她感觉到舒服不已。 (啊啊……好舒服……)长发少女的身体不断地发抖着, 细管每进入头内一分舒服的感觉就越强烈,一时间她甚至有了希望吸管能更深入的想法, (不行……我怎么能有这样的想法……但是……啊啊……好舒服……)在未知生物的影响下 未经人事的长发少女很快地沉醉在欲望之中不仅表情变得迷醉, 樱唇微张吐出粉嫩的舌头身体的其他部位也起了反应, 粉嫩的乳头挺立了起来下体也开始有晶莹的液体流过大腿内侧, 显然是已经动情了。 (啊啊……脑袋变得一片空白……)长发少女的双眼开始失去光彩并往上翻, 口水不受控制地送嘴角流下落到乳房上显然要进入失神的状态了, 她也完全没有发现那未知生物正在一点一点挤入她的嘴中 而随着未知生物身体每进入一分长发少女的身体就颤抖地越厉害, 就连思维也变得断断续续的(大脑……好舒服……要融化了……啊啊啊——)随着长发少女无声的呐喊, 未知生物完全进入她身体的一瞬间她达到了人生的第一次高潮, 甜美奇妙,梦幻,同时,也将是最后一次。 「……」高潮后的长发少女无力地跌坐在满是淫水的地板上, 过了一会儿抬起头那是一张双目无神且没有一丝表情的脸, 她站起身完全不在乎自己身上满是未知生物粘液和淫水, 就这样只穿着一条内裤一步一步地走出浴室。 ——————「咦,姐姐,到底有什么事呢」当长发少女再次出现时, 她已经穿上了平时在家穿的睡衣而在她的身后是一个看上去比她年轻一些的少女, 她一头紫蓝色短发与其小麦色的肌肤和锻炼过的健美身材使其看上去相当富有朝气和活力, 此时她好奇地看着长发少女疑惑地问道,「平时这时候你不是在房间休息吗」「那当然是因为有事才叫你嘛。 」短发少女没有看到,此时她的姐姐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 没有焦距的眼里流露出诡异的光彩但嘴中说出的却是和平常无二的话语, 「难道妹妹你就不能来吗」「哈怎么会呢,姐姐有吩咐那自然照办了。 」短发少女打了个哈哈笑着说道,而长发少女则继续用平常的语气说道, 「是吗有吩咐就照办呢。 」「咦,这……这个是……!」当短发少女打开长发少女的房门时, 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长发少女原本干净整洁的房间布满了墨绿色的粘液, 将整个房间变成了如同盘丝洞一样的地方「姐姐……这到底是……啊!」没等短发少女反应过来, 身后传来的推力让她一个没站稳直接进入了房间之中 紧接着砰的一声房门被紧紧关住。 短发少女急忙去扭门把手,却发现门从外面被反锁住, 她已经无法离开这个房间了这让她不由得惊慌大叫, 「姐姐你这是在做什么!」「……」外面没有一点声响, 这让短发少女变得更加不安突然她感觉到背后一沉, 她急忙回过头发现自己的背后多了一个红色如同蝎子一样的东西, 赫然是之前长发少女在浴室遇到的未知生物「这……这是什么!」短发少女在看到未知生物的第一反应先是惊惧, 紧接着双手向后抓想把背后的未知生物扔到地上, 但未知生物的反应更快只见它的尾端向短发少女喷出了墨绿色的液体, 而就如之前的长发少女一样沾染到墨绿色液体的短发少女在一瞬间便不能行动, 并失去了平衡摔倒了床上。 「这……这究竟是什么……」摔在床上的短发少女原本以为背后的未知生物会被这一下压成肉泥, 却没想到它不知何时到了自己的脑袋左边看着那诡异狰狞的造型, 短发少女心中的恐惧一下子到了顶点如果不是现在无法行动, 她肯定马上夺路而逃。 而未知生物接下来的行为重复了之前对长发少女所做的那样, 前端出现两条细管伸入短发少女的耳内而短发少女在其影响下, 很快全身一震腰不自觉地向上挺了起来,(这……这是什么感觉……好舒服……)舒服的感觉开始如潮水一样不断地冲刷着短发少女的理智, 虽然这感觉让短发少女短暂地陷入放弃抵抗的想法中 但一想到旁边那未知生物可怕的形象她马上警醒过来, 用自己全身的力气大喊着「姐姐快来帮帮我!姐姐!」依旧是一片死寂, 仿佛门里门外是两个世界一般虽然短发少女的潜意识里已经知道自己的姐姐不可能会来帮自己, 但就如抓住稻草的溺水者一样她还是在尽自己的全力在不断唿喊着。 但是,短发少女的坚持直到最终没有得到任何的回应, 随着未知生物的细管不断伸入她的脑袋里她感受到的快感越来越强烈, 不仅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有了反应就连唿救声也变成了满是媚态的娇唿声, 「啊啊……姐姐……快……啊啊啊————」随着一声大叫 早已泛滥成灾下体透过紧身短裤喷出一阵水流 而短发少女也在这次高潮中从此陷入了永恒的黑暗。 ——————「哎呀」傍晚,一个成熟女子正准备做晚饭, 女子保养得很好看上去不到30的她完全不像是两个女儿的妈妈, 棕色的短发显得她很精神。 不过当她刚系上围裙,腰却被一双手臂环住, 她回过头发现是自己的小女儿有些嗔怪地说道, 「真是的这么大了还玩这样的游戏~」「……」短发少女露出淡淡的笑容, 可能是因为光线的缘故女子没有发现自己的女儿双眼没有神采。 而另一边,长发少女也走到女子的面前,脸上挂着和短发少女一样的笑容, 女子没发现端倪笑着说道,「你们两人都饿了吧, 那我马上做饭。 」说完女子扭了扭身子,想从短发少女的怀里离开, 但扭了扭后发现短发少女完全没有松开的样子, 便皱着眉头说道「好了,不要闹了,快放开吧。 」女子的话仿佛让短发少女活过来一样,短发少女有了进一步的动作, 不过却是像是往另一个方向发展她将抱着女子的手更进一步地往里收缩, 女子也开始露出痛苦的表情「好了快放手,很痛啊……」「……」而就在这时, 一直站在一旁的长发少女走过来抱住女子的脖子直接唇对唇吻了下去, 女子显然没想到自己的女儿会对自己做出这样的事情 一时间瞪大了眼睛而且她能感觉到有大量味道奇特的「唾液」从女儿的口中流到自己的口中, 而更让她惊讶的是她发现自己不能动了……「不用害怕哦, 没问题的母亲。 」唇分,女子才惊讶地发现自己女儿嘴边的「唾液」是墨绿色的, 虽然看着自己的女儿用平常的语气跟自己说话 她却感觉到了极大的恐怖而她的女儿继续说道, 「很快我们就会成为一样的了。 」——————「您好,打扰一下。 」在十多分钟后,这户人家的门被敲响,开门的是之前准备做饭的女子, 此时的她看起来和平常一样仿佛刚刚没有受到刺激一般。 而敲门的则是一个戴着红色的鸭舌帽,红色的短袖外套下是一件黑色的背心, 腰部以下是一条蓝灰色牛仔裤和红色运动鞋的少年 此时他抱着一个巨大的包裹笑着说道,「您的快递到了, 麻烦您签收一下。 」「……」女子仿佛当机了一刹那,然后才露出笑容说道, 「真是辛苦你了那么让我来抬吧。 」「不用不用,这个很重的,夫人您一个人恐怕抬不动, 就让我放进去吧。 」说完少年不由分说地从女子旁边的空隙挤进去, 直截了当地往客厅的方向走去仿佛早就做好了强闯民宅的准备一般。 「我来晚了一步啊。 」看着客厅里布满了墨绿色的粘液,少年叹了口气后将手中的包裹丢掉一边, 从其落地微不可闻的声响可以看出它其实是空的 少年在叹完气后回过头看着不知何时站在客厅门口的母女三人, 淡淡地说道「看来你们三人都已经被它控制了啊。 」「……」三人都没有说话,只是面无表情地看着少年, 三双无神的眼睛流露出的冷意足以让普通人胆寒。 而少年依然是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只见随着他的手发出耀眼的光芒, 轻轻地说道「发动新宇宙侠黑暗豹的效果。 」随着少年话音落下,一条脖子处系着一条黑色披风的矫健黑豹的虚幻身影出现在他的身后, 而少年在这个虚幻身影的影响下仿佛也披上了一层漆黑的光芒 他继续说道「一回合一次,选择对方正面表示的一张怪兽, 按同名卡使用并获得其效果。 现在让我看看这究竟是什么玩意!」随着新宇宙侠黑暗豹化作光点没入少年的身体中, 母女三人的表情也在一瞬间回复成平常的样子 不复之前阴冷的模样然后就各自散去,仿佛不再关注少年一般。 而少年也乐得如此,在身份和能力上变成未知生物的他开始探寻这个种族的来历。 「原来是这样……」少年喃喃道,根据自身目前拥有的能力和来自其他母女三人身体里未知生物的记忆, 少年明白了它们的来历。 这是一个没有智慧,只有最原始的本能, 但又危险无比的种族。 但说其是种族但又有些不恰当,因为它只有一个意识, 所有的分体都由这个意识指挥就如一个玩家在游戏中操作军队一样, 不管军队是什么样的姿态其都是由那只有本能的意识来控制。 这个智慧低下的外星生物,看起来想要控制那么多的分体是痴人说梦, 但其强大的能力弥补了它这方面的缺点。 这个只有本能的外星生物的能力相当简单粗暴, 那就是寄生于任何种族中的雌性体内并夺取其控制权, 达到其不断操纵雌性与同种族生物交合繁衍出后代的目的 而在这个过程中雄性都被定义为消耗品也就是榨到再无可榨为止, 直到一个星球的雄性全部灭绝然后再前往下一个星球进行入侵, 就这样不断循环着。 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思维简单的生物怎么能够进行如此复杂的行为。 但事实就是如此,眼前的母女三人完全看不出其被一个智慧低下的生物控制, 这就如同查询资料一样人类并没有电脑那么大的知识储备, 但可以使用电脑查询资料来达到自己的目的这些生物也是如此, 在保持着被控制者人格、记忆、性格等等方面作为掩护来完成自己的任务。 而此时的少年则成为了一个奇特的存在, 他就像这个生物精神分裂出来的副人格一样有自主的思想, 却也同时拥有这个生物身体的控制权这也就是为什么少年在用黑豹复制了这个生物的名称和能力后, 被控制的母女三人会变回原样因为就寄生于她们体内的分体看来, 现在的少年是他们的一份子至于为什么敌人会突然变成同类, 愚笨的生物并不会去考虑。 「那么这样的话……这个生物原本人格那弱小得不行的精神和本能岂不是根本就无法和我抵抗」原本, 少年使用黑暗豹的效果只是为了自保然后伺机找出对方的弱点加以消灭, 但没想到居然会出现这样的发展这让他无语的同时又有些兴奋, 「也就是说我现在可以对这些分体发号施令了」想到这里他露出了惊喜的表情 然后开始运用起自身刚刚获得的能力进行发号施令 听起来很玄乎但就跟我们使用自己的身体活动一样, 只不过目前这个生物的身体还没被激活就如要从睡眠中醒来一样。 「听从我的号令吧……唔!」随着少年一声低喝, 少年的眼前一白如同短暂失明般失去了视力, 而当他的视力缓缓恢复后他有些吃力眨眨眼, 结果惊愕地发现自己的视野变得截然不同了。 作为双眼长在前面的人类来说,很难想像双眼长在两侧的鱼的视野是怎么样的, 同样的少年也很难想像,同时拥有多个人的视野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此时的他同时看到了他自己和母女三人眼前的景象, 这种感觉是他无法形容的此时他的脑海中已经无法想到一个合适的哪怕一个字来形容这种感觉, 如果这个时候有人在旁边肯定会发现四个人都是惊讶的表情。 「这个是……我的手」四个声音在房子里想起, 少年和母女同时低头看向自己的双手脸上都是思索的表情, 但紧接着就都露出了微微苦恼的感觉(这样感觉太别扭了, 这样下去自己恐怕都要分裂了如果能先试着控制一个人的身体就好了……)如同听到了少年的想法似的, 仿佛变魔术一般少年的视野很快从那种难言的状态变回了正常人类的状态, 他看了看自己披在胸前的长发用清脆的口音喃喃道, 「我现在……变成了女的」「嗯……」之前因为四种感觉同时传入大脑 少年接触到的感觉相当杂乱根本没办法细细感受, 而此时操作的只有一个人他,或者说是她可以好好地感受身体不同产生的变化。 胸口变得沉甸甸的,而下体也不再有鼓鼓囊囊的感觉, 这一切都让她感到无比新奇。 「诶……」她伸出手隔着薄薄的睡衣轻轻抓住自己的一边乳房, 乳房不算大就如肉包一样,足以让长发少女的手整个覆盖在上面, 「嗯……虽然摸过女孩子的胸部但还是第一次摸自己的……」「嗯……」长发少女的胸部如同麻薯一样, 哪怕隔着布料长发少女也能感觉到胸部传来的柔软, 而且摸的是自己的胸部这一点让长发少女不禁更加兴奋起来, 手上的动作也变得更加地迅速原本若有若无的麻痒感也开始越来越明显。 「嗯,好舒服啊……」没一会儿,长发少女便满脸通红, 显然揉胸部让她感觉到了很大的快乐「这个身体意外地敏感, 难道是因为那个生物的改造吗……不管了试试看捏乳头好了。 」长发少女蛮横地扯开自己的睡衣,洁白的乳房因为没有束缚直接跳了出来, 就这样大喇喇地暴露在空气中长发少女试探着用食指和中指轻轻地揪住粉嫩的乳头, 一时间比刚刚强烈的快感涌了上来让她情不自禁地叫出来, 「啊啊……原来乳头会这么敏感吗……」「明明只是玩弄着胸部……但肚子和下面……」长发少女一边露出欢愉的表情 一边将一只手往下体伸去「都变得痒痒的……」「诶……内裤湿漉漉的……」长发少女的手刚伸入内裤, 发现到自己的内裤早已被黏煳煳的爱液浸湿了 将伸入内裤的手抬起来看着连接在手指间的晶莹液体, 长发少女露出了好奇的表情「这是……我的爱液……」长发少女将手指一根一根地伸入嘴中, 仿佛要细细地品尝每一滴爱液一般。 长发少女的爱液并没有什么味道,但从长发少女迷醉的表情来看, 她仿佛品尝到了琼浆玉液一般「啊……这个味道……这个口感……好棒……」「不过……只是胸部的话也有些腻了呢~」长发少女走到镜子前, 褪去内裤后坐到床上大喇喇地张开双腿让镜子里自己的蜜穴一览无余, 配合着她满是欲望的表情一想到正常的她是绝对不会作出这样羞耻的姿势, 这让长发少女有了一种莫名的征服感「已经这么湿漉漉了呢~」「这是大阴唇, 然后是小阴唇以及……」如同在上生理课一样, 长发少女一边扳开自己的蜜壶一边给解释着而看到小阴唇之间顶端的凸起, 少女带着一些兴奋用另一只手伸向凸起「阴蒂……啊啊啊——」只是捏住阴蒂, 长发少女就发出了比刚刚还要愉悦的叫声身体也在不断地微微颤抖, 「这……这个感觉……只是捏住就这么……」「啊啊啊……」感觉到快感的长发少女一边用更快地速度揉捏阴蒂 一边将另一只手的手指直截了当地刺入早已泛滥成灾的蜜穴中 手指仿佛进入了一个温暖潮湿的洞穴中一般而且肉壁仿佛有生命一样在不断地将手指往里吸, 「只是刺进去……只是这样就好舒服……」「啊啊……」长发少女不断地将手指在自己的蜜壶中进出着 每出一次都从蜜壶中带出晶莹的液体一时间长发少女的双腿间形成了一滩不小的水渍, 「好舒服……快感……传遍了全身……」「啊啊啊……好像……有什么要来了……」没过一会儿 长发少女感觉到自己的蜜壶在一阵阵地紧缩这让她在感受到更强烈的快感的同时, 手指抽插的速度也下意识地变快起来「要去……要去了啊啊啊啊啊——」随着一声娇唿, 长发少女大张着嘴舌头本能地吐出来,大量的淫水从蜜壶中喷涌而出, 长发少女感受到了她「自己」的第一次高潮。 在这之后仿佛失去了力气的她躺在床上,微微喘着气, 脑海里不住地感慨着(这就是女性的身体吗……真棒啊……)「唿……」过了一会儿, 缓过劲来的长发少女站起来无视身下的狼藉和衣冠不整的样子摇摇晃晃地向短发少女的房间走去, 「接下来换个玩法吧~」————————————————「我进来了哦~」长发少女推开了短发少女的门, 看着眼前的短发少女笑眯眯地说道「不介意我进来吧」「不介意。 」短发少女此时正趴在床上看手机,就如她之前被长发少女叫去房间之前一样, 显然是未知生物为了不暴露而让她保持原来的生活节奏 「有什么事吗姐姐」「当然有咯~」长发少女将短发少女翻过来 让她变成躺着的姿势然后自己也爬上床,双腿夹着长发少女的大腿, 双手撑在短发少女两侧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容, 而短发少女看到长发少女这样原本的人格驱使她皱皱眉头, 说道「姐姐你这是要做什么而且你这个样子……」「当然是赔罪咯~」长发少女无视短发少女的疑问, 笑眯眯地说道「之前对你做那样的事情真是不好意思, 就用我的身体来赔罪怎么样~」「……」短发少女愣了一下 显然是没反应过来但转眼间她无神的双眼变得灵活起来, 脸上也露出了坏坏的笑容「哦,是真的吗姐姐, 让我怎么玩都行吗」「当然是真的咯~」看到短发少女灵活的双眼以及再一次变得难以形容的广泛视角 长发少女就知道短发少女被自己给「激活」了 说出来的话也愈发地不加掩饰「姐姐的身体你想怎么玩都行哦~」「那我就不客气了~」短发少女说完后揽着长发少女的脖子将其拉下, 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两个少女身体的柔软触感同时涌入脑海里, 让两女下意识地轻叹了一口气短发少女笑着回答, 「姐姐和我的身体……都好舒服呢……」「是呢~」长发少女顺势勾住了短发少女的脖子 两人就宛若最亲密的恋人一般笑眯眯地说道, 「那么妹妹接下来想怎么做呢」「先亲……」仿佛早就明白短发少女所说的话一般 长发少女将头低下樱唇堵住了短发少女接下来要说的话, 粉嫩的舌头在双唇相接的一瞬间便探入短发少女的口中 而短发少女也不甘示弱用舌头勾住长发少女的舌头, 一时间两条如水蛇般交缠在一起。 (女孩子的唾液……好甜……)两姐妹接吻的感觉共同传入她们的脑海中, 这种快感让她们的身体微微颤抖两条粉舌的纠缠变得更加激烈起来, 洁白和麦色的面庞染上了大片大片的红晕。 「唿……唿……」数秒后,唇分,一条晶莹的唾液连接在两姐妹姐妹的樱唇, 从她们迷醉的表情可以看出她们对刚刚的接吻是多么的满意。 过了一会儿,缓过气来的短发少女用嗔怪的语气说道, 「姐姐真狡猾呢说好让我来玩的,结果先亲了我~」「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呢, 那么……」长发少女直起上半身双手放在脑后, 让胸部更加地凸显「接下来就交给你了哦,妹妹~」「那么就让我来尝尝看吧~」说着短发少女也抬起上半身, 一只手攀住长发少女的乳房同时将她的另一只乳房含入口中, 淡淡的奶香流入口中让短发少女更加入迷地吸着, (姐姐的胸部……好香……想再更多地尝一尝……)「啊啊……乳房被这样吸的话……」长发少女感觉到自己的乳房被短发少女这样抚弄 身体颤抖地更加厉害下体也开始有了反应,「果然……让别人爱抚的快感会更强烈的说法……是真的啊……」(姐姐的感觉传过来了……)因为感觉共享, 长发少女感受到的快感短发少女也感受到了这让她也变得同样舒服的同时, 动作也更加地激烈起来抓着乳房的手夹着乳头不断地揉捏着, 舌头也开始挑逗着长发少女早已挺立起来的乳头。 「啊啊啊……乳头……乳头被妹妹这样玩弄着……」长发少女的叫声愈发高亢了,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体都在发颤双脚也有些站不住了, 而蜜壶早就把大腿内侧淋得湿漉漉的「这样下去的话……我就要……」「唿……」短发少女也感觉到自己的乳头传来的强烈快感, 一时间她手上的动作也缓了下来显然也快要到极限了。 不过此刻短发少女却停了下来,而长发少女也在同一时刻趟下来, 将双腿大大大开任由短发少女施为只见短发少女一只腿压在长发少女的腿上, 并将长发少女的另一只腿抬起来双手抱住两个人的阴部紧紧地贴在一起。 「这就是磨豆腐的姿势吗」短发少女自言自语般地说了一句, 抱着长发少女的大腿试着挪动屁股紧接着两姐妹的身体都如触电般抖了一下, 「啊……阴蒂这样摩擦着……」只是第一次摩擦 阴蒂与阴蒂蜜壶与蜜壶的碰撞就让两姐妹陷入了巨大的快乐中, 没有再多说什么两人都开始不断扭动着下半身, 让下体的摩擦更加频繁。 「啊……啊啊……这样摩擦……好舒服……」下体传来的快感如潮水般不断地冲击着两女的灵魂, 尤其是在这个快感是双倍的情况下两女的表情很快就变得迷乱起来, 口中也很难吐出完整的一句话「两个感觉……同时……进来……好爽……感觉要坏掉了……」「啊啊……啊啊……」随着时间的变化, 两女的动作开始变得越来越快幅度也越来越大, 仿佛下一刻身体就会散架一般。 「忍不住了……都要去了啊啊啊啊——」随着姐妹俩高亢的叫声, 大量的淫水同时从蜜穴中喷涌而出将她们的交合处完完全全地被水浸湿, 而在这高潮之后两人无力地躺在床上,不断地喘着粗气, 显然已经无力再战了。 下一刻,她们的双眼又一次变得无神起来, 仿佛刚刚的疲劳都是假的一样短发少女和长发少女光着身子房间, 一步一步地向楼下走去下体流出的淫水在地面留下了两条长长的痕迹。 ————————————(女性的身体再怎么舒服, 果然还是自己的身体习惯些啊。 )将意识迁回到本体身上的少年扭了扭身子, 坐在椅子上有些感慨地想着不过看到自己凸起的裤裆, 又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就算切断了本体的意识, 还是会有影响啊……」「嗯」少年转了转头看到了按照原人格行动正在张罗晚餐的女子, 想到了新的玩法。 女子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然后默默地将身上的家居服脱掉, 只留下黑色蕾丝边的内裤径直走到了少年的面前。 「怎么样」女子丝毫没有只穿内衣出现在陌生男人眼前的羞耻感, 反而抱着双臂将饱满的胸部显得更加圆润只是双眼依旧没有神采, 「我的胸部是不是比我的两个女儿漂亮很多啊」「是很漂亮。 」少年赞叹地说道,和她的女儿相比,女子的胸部就如熟透的蜜桃般美丽, 而听到少年的话女子很开心地顺势坐在少年的大腿上, 双手抱住少年的头往深深的乳沟里塞一边塞还一边笑眯眯地说道, 「多谢夸奖呢那么这样舒服吗」少年感觉自己脑袋仿佛被两个雪白的馒头夹住似的, 一股浓郁的乳香渗入脑海让人忍不住伸出舌头去品尝一番, 不过想到接下来的戏码少年还是将头从乳沟中移开。 「哎呀,不再多尝尝看吗」女子用诱惑的语气说道, 从她发红的面庞和不知何时挺立起来的乳头来看 她显然已经动情了而她这么快地动情,正是被身体里的未知生物所影响, 为了让其能在任何时候任何地点与人交合。 「哎呀,内裤都这么湿了。 」少年的手指摩挲着女子的内裤,内裤早已湿漉漉的, 「你还真是淫荡呢~」「……」女子没有立刻回答 在双眼变得灵活后用魅惑的语气说道「这样不是挺好吗, 刚好方便你插进来呢。 不得不说这能力还真是方便,这么快就让这个身体动情了。 」「好了,不说那么多了。 」少年将裤子的拉链拉开,将自己早已挺立的肉棒暴露在空气中, 而女子配合地也将内裤的拨到一边露出了浓密阴毛下水淋淋的花丛「说的也是, 前戏做那么久了可以开始正餐了。 」「嗯……啊啊啊——」女子站起身,用纤手扶着少年的肉棒, 在对准自己的蜜壶后便勐地坐下去让肉棒尽根而入, 一时间肉棒被紧窄温软的阴道包裹的快感和空虚的下体被滚热的肉棒刺入的快感一起涌入了两人的脑海 只是这一下少年就感觉自己要把持不住精关了, 「唿……唿……这真的是……太刺激了……」「啊……啊……感觉……要融化了……」女子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接上少年的话 然后开始扭动着腰肢活动起来「啊啊……两种快感……好棒……」「唔……!」随着女子的活动, 少年的表情变得更加精彩抽插和被抽插的快感同时涌入脑内, 让他变得愈发难以克制住自己(感觉……就要到极限了……)「啊啊……要更激烈……更舒服!」女子一边浪叫着, 双腿夹住少年和椅背更疯狂地用小穴套弄着肉棒 少年在这样的刺激下也干脆不再忍耐在低吼一声后抓着女子浑圆的屁股不断地往上顶。 「快要……快要窒息了……」强烈的双重快感让少年和女子有一种要晕过去的错觉, 但就如飞蛾扑火一般两人的动作变得更加激烈, 更加地疯狂「但是……已经停不下来了……还要更快……」「啊啊……好像有什么要出来了……」这样的疯狂没有持续多久, 不一会儿少年能明显感觉到包裹着肉棒小穴也开始剧烈收缩, 更有力地挤压着仿佛要把它夹断一样,而女子的浪叫也在说明了她的高潮即将到来。 「我……也要……」「去了啊啊啊啊啊啊——」女子发出了极高的娇鸣, 小穴的压缩一时间达到最大大量温暖的淫水不断地洗刷着肉棒, 而也就在同时随着少年的一声低吼,精液从马眼喷涌出来, 混着大量的淫水缓缓地从两人的交合处流出。 而少年和女子则因为同时射精和高潮的快感在结束后的一瞬间就陷入了短暂的昏迷状态。 「唔……」半小时后,少年有些艰难地睁开双眼, 女子已经不在自己的身上而眼前出现的则是另一幅景象——正中间的女子把双腿打开呈M 字, 小穴里还有精液与淫水的混合物从里面缓缓流出;女子左边的长发少女背对着少年 屁股高高翘起泛着水光的小穴和菊部尤为明显;短发少女则高高抬起她健美的大腿, 让人可以将双腿间的蜜穴一览无余此时三人的眼睛都没有神采, 显然做出这个姿态是因为少年在之前的预设。 「……」眼前的场景让少年咽了一口唾沫, 本来软下来的肉棒又挺立起来他摇摇头无奈地说道, 「没办法看来只好继续下一轮战斗了。 」话一说完,母女三人的眼中都出现了光彩, 脸上同时露出了妩媚的笑容一起用诱惑的语气说道。 「欢迎继续。 」——————————「唿……」不知道过了多久, 脚步有些虚浮的少年深吸了一口气看了看眼前满是狼藉的三女, 不由得感慨之前自己做了多么疯狂的事情「不过……总得要结束的。 」「……」少年有些复杂地看了看地上无神地看着天花板的三女, 他无法将她们从未知生物的寄生中解救出来一方面是她们的身体经过改造, 身体内部早就被未知生物改造地面目全非另一方面她们的灵魂更是早在被未知生物寄生的时候就已经消灭了, 就算杀死了未知生物最好的结果也只是变成植物人, 而且永远没有复苏的可能。 也正因为如此,少年同情她们三人,却又对她们做出这样的事情, 这样矛盾的状态正说明了在他的眼里眼前的三人不再是人, 而是三具被未知生物驱使着的有着人的形状的工具 既然是工具那么在可以使用的情况下就尽情地使用。 「原本想把这玩意带回去作为工具,这样也算成功将这个世界可能会出现的入侵危机解决, 但现在……」少年的手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还是算了吧, 发动魔法卡成佛,破坏所有装备了卡的怪兽, 安息吧。 」在成佛的力量下,三女及其体内的未知生物逐渐化作光点消散在空气中, 只有地上的狼藉说明了它曾经存在过少年看了看地面, 虽然完成了任务但他并不觉得开心,反而有些难过, 不论是为这场悲剧还是因为自己。 「算了,回去吧。 」半晌,少年摇摇头从失落中回过神来,走入了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身后的光门, 「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我去做啊。 」。